学生艺术团重要演出年表

演出活动

演出活动

您当前的置 : 首页 > 演出活动

火舞者——暨南大学学生艺术团赴京参演侧记

发布时间 : 2013-05-05来源 : 暨南大学浏览 : 0
       列车驶出广州站的时候,车厢里还在沸腾,很多旅客并不明白这群大学生们为什么会有这样高涨的热情,也许他们开始暗自揣测,也许他们早已旁观欣赏,但不论是怎样的眼光,这群年轻人印在视野里的是明确地表现着自己的特别:他们身上折射出一种引人入胜的青春力量,带着天然质朴的正能量,活泼却不失体统,靓丽并朝气焕发。
    
       这是暨南大学学生艺术团选派参加《五月的鲜花——我们的中国梦》2013年全国大学生校园文艺会演的团队。这个日程,从接到公函到前期筹备,再到赴京参演,历时46天,他们复燃了曾灼热第三届全国大学生艺术展演舞台的青春与魅力,将中国瑶族土风情结搬上了中央电视台第一频道,在公元2013年的“五四青年节”,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宣告自己的成长和对祖国的祝福。
    
       与以往任何一次活动一样,在鲜丽的光影与风采背后,微缩的感人片段或意外情结,仍然是由他们领衔主演。   


\
\

我是“道具”我是“火”

       《青春的祝福》这支舞蹈是由瑶族土风舞《舞火狗》改编创作的,这支舞蹈的最大亮点是道具火的使用。这个道具用红绸、竹竿、藤条和不锈钢钢架制作而成,全部安装完成高达3.5米,无论走到哪里,道具都成为让人惊奇的一道风景。这个道具就是要与演员融为一体,演出的时候背在男生身上,衬托在美丽少女的身后,开合旋转,塑造火苗、火柱继而成为火焰的形态,威风八面。有同学被问到在台上表演什么的时候,幽默地说:“我是道具!”
    
       这句话既是玩笑也是实情,因为这个道具全部都是演员亲自手工制作,感情自然无可比拟。在到达北京的当天,原本计划是办理入住后,休息一下再开始工作,但全体团员商议放下行李、直接进入工作间,并将工作时间延长到晚上8点。酒店的工作间非常狭小,无论男生女生,都趴在地上一针一线的缝补“火”,他们的样子严肃认真、憨态可掬。中午在火车上吃完午饭才11点左右,同学们忍着辘辘饥肠还在不间断的工作,当后勤人员买来蛋糕,每个人都是狼吞虎咽的把人头份的一个蛋糕瞬间塞下去,然后继续埋头苦干。这群平时爱美的孩子此时不顾及任何个人形象,只专注在道具上,而且一丝不苟。


 
\

       制作道具的时间贯穿了整个排练和演出的过程,每天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道具,除了道具火,还有装置了LED灯的手持香,和用玻璃胶粘贴闪纸的插帽细香。这些大小道具、服装配饰看似简单,每个工序都很复杂,并且是全员动手,共同完成。当这一切成为这段时日的习惯时,没有人会特别注意这其中的动人,但是在最后一天演出完美落幕之后,团队长宣布拆开道具运回广州的时候,你会看到他们脸上的迟疑,这是情感上的逗留,有个男生拿着剪刀自言自语:“真的要拆啊!”那一刻很多人都有未让人察觉的不舍,只有舞火者才懂得那其中的意义。  

 
\ 

友谊珍藏 交响于心
    
       与来自全国50余所高校的1500多名学生一起同台演出,是一次难能可贵的机会,这已然是亲身践行着对一种梦想的实现。暨南学子的热情和多元文化滋养下的豁达开朗,在所有大学生中都是独树一帜的,他们总是会获得别人的欢喜,收获着不绝于缕的友谊。 
     
      “ 同吃同住”这样的外出锻炼是凝聚团队精神最好的方式,团员们经过这40多天的共甘苦,彼此关心、爱护,加深了原本就深厚的情感。当她生病了,不仅会有人及时递上药品,还会一直给与时刻的关照;如果他水土不服、碰上柳絮过敏了,就会有口罩送到面前。随团负责摄制纪录片的李童被大家称作“导演”,他有一次随意说起自己的生日就在排练某天,就被大家记牢了。在他生日那天,结束了央视一天辛苦的排练后,已经是晚上11点左右了,大家陆续上了车,车上弥漫着浓浓的睡意,正是在这毫无征兆的情景中,突然有人提议为“导演”唱生日歌,之后的祝福接踵而至。“导演”说他很高兴,平时不善言谈的一个人,把这件事情和他的“心得”挂在嘴边上好多天,每每浮现在他脸上的都是窝心与得意。


\
     
       在我们的团队里,外招生的加盟是亮点,蒙古、缅甸、香港、澳门、台湾等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同学们塑造了这样的特色。而这个特色并不是一个名片,而是一种气质。“洋气”的暨大团队无疑是养眼和亲和的,央视的导演们也很喜欢这支团队,他们深刻的感受到同学们平时相处的有趣、随意、率性和工作起来的专注、认真、严谨。
    
       朝夕相处之间的习以为常往往正是被细节打动,如同这种“被记得”,突如其来又极在情理之中,平淡一旦被惊喜颠覆,就变得感人起来。所以,我们都能明了和体会到个人的心情,更感激那个愿意为团队中某个人的小小喜悦倾情付出的群体,这正是他们不可多得的可爱之处。

最美好的礼物

       每个人在这次活动中会有不同的经历和感受,绝大多数都是欢快愉悦的,然而,也有着沉重和特殊。
   
       4月29日,团员俊鑫接到了爷爷去世的消息,当时还正是《五月的鲜花》全部演员在丰台体育馆整体联排的情形,喧闹的音乐、绚丽的灯光,营造的无一不是属于当代大学生丰沛热情与花样青春的氛围,与这个消息传递的情绪和他的心情格格不入。然而他没有立时表现出来,依旧按要求完成所有的任务。之后,晚会导演组通知各高校大部队可以先行返回休息,留下领队召开会议。一天紧张的排练终于有了舒缓的时候,俊鑫才走到领队老师的身边,说出他的事由,并希望请假回家乡送爷爷一程。
   
       当老师和团队长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很震惊,同时,也为俊鑫的稳妥和顾大局的意识而欣慰和赞叹。大家都很关心俊鑫,劝慰他节哀,老师准许他请假回家。29日晚上11点返回住处,30日一早,俊鑫搭最早的航班回到老家揭阳,并在5月1日晚返回北京。由于4月30日是个别节目的调整时期,而我校的节目一直以完整优秀而深得导演组全体的欣赏和信任,我们只是自行在住处练习和巩固,因此说,俊鑫没有耽误一天的排练,在计划内的排练中从未缺席。
   
       回团后,俊鑫保持着平和的状态,很好地完成了演出,即便他脸上有着疲惫与忧郁夹杂的神情,也总会在别人眼光投来的时候收起,报以微笑。合影、排队、修整道具或排练,所有事情无一例外地参与完成,丝毫不肯流露出难过或提出特殊要求。他向同伴和团队展示了个人的成熟与沉稳,也为所有人做出了一个动人的表率。


\

最特别的毕业“成人礼”
   
       如约而至的毕业季就在一个月之后,“祝福”团队中也有着这样一批即将走入新天地的孩子。在紧张的排练和准备中,这样的离愁别绪始终没有被张扬,因为大家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在这次赴京演出当中。而对毕业生们来说,这不仅是大学四年最高的舞台、最美好的记忆,也很有可能是为数不多、甚至最后一次的表演机会。
   
       还在印尼支教的小雯雯原本不在演出之列,但她几经考虑,仍然决定参加,当她的越洋电话打来,队形已经排好了,老师惋惜地告诉她已经没有位置了,希望满满的她当时流下泪来。再三争取下,老师说也许可以给她备选的位置,她也欣然应允。在集训开始的时候,刚刚回国的小雯雯加入排练,没有任何怨言或要求。此时的小雯雯已经是一名大四的学生了,面临着的不仅仅是毕业的压力,还有就业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亟待解决。然而,为了舞蹈,为了她心中、口中无法割舍的舞蹈,她选择了先完成这个艺术团人共同的梦想。
   
       与之相似的,是在北京实习中的晓璞。当老师发出“集结令”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她第一个回应。作为这支舞蹈的元老,从最初在学院土风舞参赛队伍的主要演员到杭州全国大学生艺术展演决赛竞技场上的主力,她回复老师的是一句“无论什么位置,都可以回来跳”。在赴京参演的部队抵京当天,晓璞就打来电话,这位在央视实习并有希望留任的师姐,身着团服出现在大家面前,面对众多新团员还甚为陌生的眼光,她一点隔阂都没有,直接加入到制作道具的过程中。已经熟悉的就帮助别人,不懂的就虚心请教,只要是能请假或空闲的时间,她都随团跟队,从不落下。就在表演结束的庆功宴上,晓璞第一个抱住同伴哭起来,她的眼泪突然提醒了我们,又是一年离别时分,又是一群可爱的学生们将说再见,又是一次无论如何也放不下的舍不得。
   
       《青春的祝福》源于蓝田瑶族民族习俗——少女的成人礼仪式,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一群孩子真正的成长,外出的独立、排练的辛苦、同甘的喜悦、离别的坚忍……这一切都为他们大学的时光做了最精彩的定格。


\
    
赴京一行,便是由这许许多多的生动细节拼凑而成,在返广的途中,大家不由得聚首回味:从相互帮忙搬运行李、上上下下走了好多次火车站的水泥阶梯,到在北京的大风天里、麦当劳门口广场上自己喊着口号一遍遍复习动作,还有躺在地上就睡着、一听口号就爬起来训练的日子……那些让人捧腹的章节,或瞬间落泪的片段,会让我们感叹生命的繁华,也会欣喜青春的绚烂,却不一定就让我们明了那当中能够燃烧的内核源于何处,就像不知不觉就湿了眼眶,或者一想起某件事、某群人就莫名喜悦,这其实就是来自心底那份无私的情感,和对梦想无瑕地追求。
    我们是幸运的,拥有了一个共同的梦,并且亲手编织、亲力实现。如同火是梦想的化身,我们旋转踩踏的舞步是和自然相约的结晶,那是我们撷取民族的精粹,去塑造出的自我的和谐与精彩,所以,我们就是吸收着饱满地热爱与激情的使者,所以,我们当之无愧为火舞者。


 
2013年5月于暨南园
 

 
0%